推广 热搜: 走光  露底 

摄影师探秘印尼食人族生活

   日期:2014-02-21     来源:新浪图片    浏览:91    评论:0    
核心提示:探秘食人族  在高度文明的今天,如果说世界上的某个角落仍存在茹毛饮血、猎人首级的食人族,很多人可能会觉得不可思议。然而美
 



31171_363282_372890

探秘食人族

  在高度文明的今天,如果说世界上的某个角落仍存在茹毛饮血、猎人首级的食人族,很多人可能会觉得不可思议。然而美国著名探险家、自由撰稿人保罗·拉斐尔却大胆地前往印度尼西亚的新几内亚岛探险,在那里不仅发现了食人族,还与他们朝夕相处。为外界揭下了蒙在食人族身上的神秘面纱。

 

  神秘的科罗瓦伊人

  居住在印尼新几内亚岛上的食人族被称为“科罗瓦伊人”,他们可能是地球上仅存的食人部落。保罗·拉斐尔在出发之前,已经看了很多关于科罗瓦伊人的书和报道。这些人皮肤黝黑、头发卷曲、眉骨隆起、鼻翼宽阔、嘴唇较厚,是巴布亚人的一个部落。

 

  西谷椰子树上的民族

  跟科罗瓦伊人息息相关的是一种高大的棕榈科树木,名叫“西谷椰子”树,它们最高可达 30—40 米。科罗瓦伊人的衣食住行一刻也离不开它,因此科罗瓦伊人称之为“生命树”。

  首先,科罗瓦伊人的房室建在西谷椰子树的树顶上:人们用藤条将屋架和地板固定在4根树干上,然后再用树皮来加固墙壁、地板和隔板,并将折叠起来的西谷椰子树树叶固定在屋架上面作屋顶。于是,一个面积约 24 平方米的房子便建成了。房子用隔板隔成不同的房间,男人和女人分别睡在不同的房间里。房屋里安装着泥土制成的炉灶,树枝在其中长年不熄地燃烧着。在房子与地面之间,科罗瓦伊人安装了一个梯子。它既是居住者上下的通道,又有预警的作用:当有人登梯上屋时,梯子便会颤抖,连带整个房屋也会颤抖起来,住在房屋内的人便可以猜测是朋友光顾还是危险降临……铺在地板上的厚厚的西谷椰子树树叶便是科罗瓦伊人的床,躺在上面睡觉可以避免虱、蚤、臭虫等小虫叮咬的烦恼。另外,屋子里面挂满了装饰品:鸽子羽毛、野猪的颌骨、蛇和鱼的骨架等等。

  科罗瓦伊人的饮食也主要来自于西谷椰子树:它的汁液可直接饮用,而用西谷椰子树树干的髓质制成的面粉则可以做成各种科罗瓦伊人喜爱的食品。制作食品一般都由妇女承担。她们身背小孩,用木棒将西谷椰子树的树干髓质捣成暗黄色的粉末。这种粉末富含淀粉,但缺乏蛋白质。科罗瓦伊人的蛋白质的摄取主要依靠生长在西谷椰子树上的西谷椰虫。每到一年一度的西谷椰虫涌现的时节,科罗瓦伊人的节日便到了:人们用西谷椰子树树叶将西谷椰虫包起来放在嘴里,像吃三明治那样地大嚼大咬起来。在这样的节日里,西谷椰虫给科罗瓦伊人补充了大量的蛋白质。

  科罗瓦伊人平时是赤身露体不穿衣服的。只有在接待氏族客人时,全部落的男人才聚集在一起,个个手持黑桂木制作的弓箭,身穿平日不穿的“礼服”———几圈作腰带缠绕在腰间的白藤和一块用来包阴茎的西谷椰子树树叶。另外,科罗瓦伊人还用西谷椰子树的木头制作各种工具,并用西谷椰子树的棘刺制作装饰品。

 

  鲜有交流的封闭社会

  1978 年,两名荷兰加尔文派传教士才第一次与科罗瓦伊人接触。他们用了 13 年的时间向科罗瓦伊人传教,但终未能让不懂印尼语的科罗瓦伊人皈依基督教。这两名传教士在那儿创造的惟一奇迹是:建立了一个名为 Yaniruma 的有名无实的村庄,内有一座教堂、一所学校和一个诊疗所。但当这两名传教士离开后,科罗瓦伊人又返回到他们原先那种以西谷椰子树为中心的半流浪的生活中去了。

 

  拉斐尔的探险之旅

  经过数日在新几内亚岛热带雨林中的艰苦穿行,又乘坐独木舟在弯曲的河流中逆流而上,保罗·拉斐尔和他的向导以及几个助手进入了科罗瓦伊人的领地。这里是一个沼泽密布的热带原始雨林地区。向导凯巴仑告诉拉斐尔,他已经和科罗瓦伊人打交道有 10 多年了,但他以前却从未到过这里,因为科罗瓦伊人威胁说会杀掉进入他们领地的外来者。凯巴仑说,许多科罗瓦伊人从未见过白人,他们管外来者叫做“拉莱奥”(意为魔鬼)。

  据估计,新几内亚岛上的科罗瓦伊人总共有 4000 多人。按照传统,他们一般以十几个人为单位,居住在丛林里面的树屋上。向导凯巴仑是印尼人,10 多年前为了探险,他来到新几内亚岛这片热带雨林,现在他已经了解了科罗瓦伊人的习俗,也会说一些他们的方言。

  让拉斐尔得以进入食人族部落的另一个关键因素,是他们在途中遇见了博阿斯--一个瘦长而结实的年轻科罗瓦伊人。他没有赤身裸体,穿得跟普通印尼年轻人差不多。两年前,他因为渴望看看外面的世界而离开了部落领地,在外面学会了印尼语,后来他想回家,部落里却没人愿意接纳他了。他爸爸对他的出走非常生气,以至于两次把自家的树屋给烧掉了。听说拉斐尔等人要去自己部落的领地,博阿斯欣然请求加入,并将一包行李背在了自己肩上。

  当拉斐尔一行人的独木舟快要靠岸时,他们忽然听到一阵疯狂的喊叫声。不一会儿,他们看见河岸上有一群赤裸身体的部落男人挥舞着弓和箭。向导凯巴仑低声告诉助手停止划桨,然后轻声对拉斐尔说:“他们要我们到他们那儿去,事情看来不妙。但我们不能逃,否则他们很快会抓住我们。”于是凯巴仑用印尼语喊道:“我们不会伤害你们,我们是友好的。”博阿斯把这句话翻译成科罗瓦伊语喊了过去。然后他们看见,两个部落人跳进一只独木舟,向他们划过来。随着两只独木舟靠近,拉斐尔看见他们手里的箭是带刺的。凯巴仑轻声说:“保持冷静。”

  最终,他们取得了科罗瓦伊人的信任,活着进入了部落领地时,一些科罗瓦伊孩子从树林里跑出来,对这些外来者好奇地笑着指指点点。随着后来的不断接触,拉斐尔发现这个部落里没有老人。凯巴仑告诉他,科罗瓦伊人的寿命非常短,只有 30-35 岁而已。造成他们短寿的原因除了部族间的斗争杀戮外,主要就是这里特殊的气候条件很容易引起疟疾、肺结核等传染病,而科罗瓦伊人不懂得医学知识,面对疾病往往坐以待毙。科罗瓦伊人曾一度濒临灭绝的危机。

 

  食人族真的食人吗?

  在自家高高的树屋下,博阿斯流下了眼泪,因为父亲不准他回家。晚上,在和拉斐尔等人一起露营时,他用不流利的印尼语,断断续续地向拉斐尔讲述了自己部族的食人习俗。

  在科罗瓦伊的文化中,对于死亡只有两种定义:一是被敌人的利箭给射死;另一则是遭到诅咒而死。数百年来,在食人族中的族系间,便存在着永无止境的杀戮。如果不是被射死,那么依照科罗瓦伊人的观念,人死就是被“巫师”所害,而不会是病死的。他们认为,“巫师”偷偷吃掉人的内脏,然后把灰填进去,让人在不知不觉中死去。他们把死人临终前说出来的人当作“巫师”,把他绑起来,用弓箭射穿他的心脏,然后砍头并吃了他。根据他们的逻辑,当一个人被认为是“巫师”时,他就是可吃的了,因为他不再是人类。然而,这个所谓的“巫师”,却往往是死者最亲近的人。

  在领地里,他们遇到了科罗瓦伊人巴利姆。在获得了他的信任后,他向拉斐尔等人讲述了自己吃人的故事。“我的兄长临死前,说是这个家伙吃了他的心,所以我们抓住他并把他带到河边用箭射死了。”巴利姆绘声绘色地讲,“他一路上还向我们求饶,说他是冤枉的。但我们兄长是临死之前提到他的,我们兄长是不会说谎的。”之后,巴利姆将“巫师”的身体肢解成碎块,分别包在香蕉叶中,分发给周围的科罗瓦伊人。他们像煮猪肉一样,把香蕉叶中的肉煮熟,直到冒出热气,然后吃掉。“巫师”的脑袋则被死者亲属保存下来,相当于是家族的战利品。

  在食人肉的聚会上,小孩子原则上是不准参加的。除了小孩子,男女都可以吃“巫师”的肉。在吃掉“巫师”后,科罗瓦伊人会将骨头放在路边,然后聚集在自己的树屋下面,彻夜用棍棒敲打树屋的支柱,警告其他的“巫师”不要出来。

  不过,近年来吃“巫师”的现象在科罗瓦伊人中越来越少。除了他们自己慢慢认识到这种行为的残忍之外,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印尼警察曾经因此惩罚过他们。上世纪 90 年代,科罗瓦伊人在吃掉了又一个“巫师”后,印尼警方曾强势介入,逮捕了几个为首的行凶者,将他们关进放在池塘中的大铁笼里,并进行了严酷的体罚。从那以后,科罗瓦伊人吃人的现象就减少很多了。 


 
打赏
 
更多>同类新闻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Powered By DESTOON